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>

嘿,娘炮_ 137樊旗胜死亡-笔趣阁

时间:2021-02-20 17:5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晁訾言小说嘿,娘炮 137樊旗胜死亡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从一点出发,到达另外一点,一直以为我自己就是这个故事的全部。我经历过很多事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。从我自己这里出发,至今为止我所做的事,我认为或者我已只为正义的东西,好想一直在坍塌。无法挽回,认为对的最终不能以对结束,认为错的最后依旧不能证明,大概真的和吃药有关,现在的脑子越来越用不了,想不太起来之前的问题,每次见到张凯我都有些怕,他身体里的那个,所谓灵魂的部分,应该与我认识的不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能见到樊椋的时候很少,他好像是被张凯控制的木偶一般,什么都听他的,这也是让我觉得张凯很恐怖的原因。即使我脑子没办法用但现在的情况看来的确不好,可惜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,对于姜危和那个女人我还是有恨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我好像坐牢一样和张凯住了一段时间,突然有一天,我没办法说话,嗓子好像被粘在一块,这一定是张凯的阴谋,他用什么方法把我毒成这样,不行,这里呆不下去,再这样我就真的消失了,还是要逃出去才行。

    谁都不可靠,没有谁会相信我了。啊,还有一人--魏楠,可是他也是疯狂的,不能保证他会不会是另外一个张凯,万一.......不能去。还有谁,没有了,没有了,完了,完了。像潮水一般淹没了我,悲伤的苦味扩散在整个口腔四肢和任何地方,真的要死了吗,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房子里安安静静,我张大耳朵,只有空气流动偶尔触碰的声音,这个房子里其他人都睡了,或者只是没有发出声音。都是假相,谁都没有办法相信,浑身的汗毛都炸着,好像它们也能有什么感觉,第一次感觉如此的紧张,一种求生欲占据了整个脑子,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主要原因也来源于我的求生欲吧,不然我早该死了。

    这是张凯的房子,他与我一样是已经不存在的人,房子的所有权应该不是他,但房子是他的,他是一个警惕的人,或许一直一来他都是,所以房子里应该是有监控和警报,这些是我完全不可能避开的东西,我连这些东西在哪里我都不知道,所以也就不必刻意的去避开。先去正门看了看,没有什么特别的,普通的锁,不,应该是没有那么简单才对,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在房子里转了一圈,除了大门并没有其他的出口。窗户!仔细的找了一圈,没有一个可以开的,是那种全封闭的窗户,而且玻璃很厚,或许还是防弹的那种玻璃,他果然是小心的,出不去,被困死了。

    还是只有大门,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整个目光触及的地方都亮了。

    房子里的灯全被打开。

    身体不由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。”樊椋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,我松了口气,相对于张凯来说樊椋是让我觉得没有那么危险的人,虽然目前来看他应该也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他坐在沙发上,旁边有一个遥控,之前根本没有在意过沙发,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那里,怎么办。

    吸了口气,转过身看着他,当初我让他帮我假死,如今我真死去,也没有人知道,反正在某种意义上我其实已经死掉了,怎么办,怎么办,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你不睡觉干嘛呢。”我没有回话,樊椋又问了一遍,语气里没有那种质问,他并没有发现我表情的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饿了。”试一试。

    “饿?!”他有些疑惑的起身“我看看有什么可以吃。”他起身我动都不敢动,他走过我身边,才发现他浑身湿透,一股汗湿味扑面而来,也就是说樊椋刚刚运动或者他去了哪里,在我出来的时候他才刚回来,不然他不会连衣服都不换澡都不洗,这与他的习惯不同,怎么这么巧的碰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了。”我试探的问,这时他已经走到冰箱,拉开门,听见我说话停了一会,但没有看我,只嗯了一声,翻找东西的声音盖过他的声音,他把那些东西弄出那样的动静,好像原本就想掩盖什么。

    眼角有光影晃动,顺着看过去,是张凯,他穿着睡衣,看起来好像刚刚起床,但他的头发梳理的很整齐,我看着张凯,他也看着我,在他的那个角度看不见樊椋,但我知道张凯并不是来看我的。

    最后张凯朝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去找他,然后他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看不见他,回头看樊椋他还在找着东西,冰箱并没有那么大,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有没有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困了。”小心翼翼的对着樊椋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有没有听道,但他确实没有回答我。

    已经被发现,我逃不出去了,看张凯的样子,我必须去找他,如果我不去他也会来找我,那时候事情就更被动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在这段时间并不会对我下手,要是处理我应该早就可以,看来逃出去要从新找机会。

    在张凯的房间门口犹豫再三,我敲门,他并没有关门,看来也知道我会跟着他就来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很压抑,黑色和灰色调总有种要被吸收进去的感觉,我很怕这样。

    张凯笔挺的坐在黑色的,背对着我的椅子上,房间很压迫,他的气场也很压迫。

    “樊旗胜出了意外。”

    意外!

    谁!

    “四个小时前宣布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